柑橘大俠吳老三修剪得當種植好品質

吳老三是個直性子的人,說話經??跓o遮攔。
比如他評價廣西柑橘產業是“好白菜讓豬拱了,這么好的地、這么好的條件,種不好果?!彼€羅列了廣西“沃柑”三大錯:第一,砧木選錯了,應該選枳砧而不是香橙和紅橘;第二,施肥方式錯了,不下基肥用水肥,氮超標;第三,修剪方式錯了,不斷短截、促梢、抹芽,是果樹管理中的“偽科學”。
假如我站在許立明(廣西柑橘協會負責人)的位置,也會深感不爽——我廣西是全國柑橘生產第一大省,桂林“砂糖橘”和南寧“沃柑”都是柑橘市場的“頂梁柱”,輪得到你這個既沒學歷又沒職稱的“湖北佬”說三道四嗎?
所以,這次被許立明盯住武鳴騰飛農場的修剪“事故”也是情理之中。
圖片

吳老三在江西會昌的大本營
后果還是挺嚴重的,一時間非議如潮,連賴以成名的抖音號也被封了。
吳老三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,他不僅通過法律程序起訴許立明和為此次事件捉刀的《某報》記者,而且在廣西武鳴承包了100多畝土地,準備建一個高規格的示范園,以證明自己的技術路線是正確的。
我一直以“江湖”來形容這個行業,這就是“江湖”中的宗派之爭。

我從尋烏縣驅車趕到會昌縣小密鄉,天已黃昏。吳老三的大本營就坐落在這里。2003年,他隨大哥從秭歸搬到會昌,扎根在蓮塘村的楊梅湖畔,兄弟五人共承包了1700畝地種植臍橙,算下來已有18年的歷史。
圖片

碩果累累的豐產樹形
臍橙管理得很好,通透、分層、碩果累累,單株產量可以達到數百斤。
我也是因為這次“江湖”紛爭才關注到吳老三,關注到他的“一干三枝”。按照我的專業基礎來判斷,“一干三枝”應該就是我們在教科書上學的自然開心形,講究骨架構建。一個主干,三個主枝,再配若干個副主枝和眾多的結果枝組,就構成了柑橘的豐產樹形。
而眼前這些臍橙就完全符合我的預判。
只是這種樹形骨架的培養時間較長,對修剪的技術要求較高,越來越急功近利的種植者就漸漸地放棄了這種教科書般的規范樹形,改為更簡單的“自然形”。幼樹輕剪少剪,快速擴冠,盡快投產,先亂后治,這就是許立明推廣的技術路線。
圖片

工人站在樹頂采果
兩者相比,許立明側重“快”,要盡早回本;吳老三強調“穩”,要持續豐產。就像金庸小說中華山派的劍宗和氣宗之爭,本無對錯,最后卻拼得你死我活,實在令人惋惜。
“你從什么時候開始組建修剪隊的?”我對技術之爭并無興趣,感興趣的是這個行業呼之欲出的社會化服務體系。這是我在贛州等吳老三從廣西趕回來的根本原因。
“2004年冬天?!眳抢先貞浀?。由于面積過大,吳家兄弟在第二年就遇到資金難以為繼的困境,在當地果業局領導的關心和牽線下,讓他們發揮技術特長,這才走上修剪服務的道路。
圖片

吳老三在做三年生樹的修剪示范
“我們買了3把油鋸,前面的人用油鋸,后面的人用手鋸,基本不用剪刀,就鋸大枝。當時于都果業局也派人過來學習,他們說,你們這幫湖北佬不叫修剪隊,應該叫伐木隊?!?br /> “你們這么做他們認可嗎?”我雖然沒去過騰飛農場的現場,大致也能猜到當時的情形。
“開始不認可,因為剪得重嘛。但第二年效果就出來了,當地果業局的領導很認可,這邊就慢慢做開了。接下去幾年我就不斷從秭歸叫人,到2006年以后,就有30來人的修剪隊伍了,會昌、瑞金、于都、贛縣,這里剪完了去那邊……”
圖片

內外結果的豐產樹冠
“你們家鄉的一干三枝修剪技術是從哪里來的?”我忽然想起這個問題。前幾年我去過秭歸,當時并沒留意他們的樹體結構和修剪方式。
“日本?!眳抢先龖溃骸帮鰵w農特站在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就請日本的專家過去培訓修剪。我大哥是老技術員?!?br /> 真正的轉機是在2018年,吳老三被“天天學農”看中,成為該平臺主講柑橘修剪的講師。并在合作期間學會了怎么玩抖音,短短一年時間就積累了17萬的粉絲,“一干三枝”從此成了吳老三的代名詞。后因辦學理念不同,吳老三離開“天天學農”,于2019年9月成立“新果農修剪隊”(后改名為“新果農社會化服務團隊”),組織培訓班學員為全國各地的柑橘產區提供修剪服務。
圖片

吳老三(左)在拍攝抖音視頻
“我在‘天天學農’一共培訓了19期近400個學員,從2019年9月到現在我又培訓了將近600人,加上原來的修剪隊,目前我們的修剪隊伍已經達到1000多人。包括復員軍人、大學生,平均年齡30歲左右?!?br /> 吳老三就負責接單,向全國各地派遣修剪隊,其中就包括南寧武鳴騰飛農場的800畝“沃柑”園。

“你覺得隊伍一下子擴大之后,會不會出現技術不過關或者執行不到位這些問題?”我委婉地問道。
圖片

工人們正在挑運剛采摘的臍橙
“有的?!眳抢先f:“我們2020年的學員淘汰率是17%,2021年的學員淘汰率是9%,首先把不合格的淘汰掉。在外修剪時,每天都由帶隊隊長負責監督完成質量,發現問題,比如我們修剪時不允許留樁,留一個樁扣2元,這棵樹留了5個樁,那就扣10元,實打實的……”
“那騰飛農場的修剪結果達到你的標準了嗎?”我追問道。
“沒有?!眳抢先忉尩溃骸耙环矫媸且驗槟莻€場長一直在講,不能剪得那么重;另一方面是當時樹上還有果,至少20%的樹是沒有剪到位的?!?br /> “你認為是剪輕了,他們反映你是剪重了?!蔽矣悬c哭笑不得。
圖片

通過腹接提高產量的柑橘內膛增容術
“騰飛農場最主要的問題是后續的管理。我們的做法是夏梢出來后不去動它,讓它長,等它完全老熟、夏末秋初時再放秋梢,就是第二年的結果母枝。結果他們的場長非要把內膛的夏梢全部抹掉,結果抹一條發二條,抹二條發一把……”
“這個先放一放?!蔽易隽?0多年的果樹技術推廣工作,最后覺得技術是不靠譜的,無論成敗都能找出各種理由,所以我打斷了吳老三的解釋,我關心的是:“后面的配套技術怎么去讓對方落實,而不是一剪了之?!?br /> 這是社會化服務成敗的關鍵。
“我們有這個配套方案,會跟場長和技術員溝通,但騰飛是個意外,他不配合。再加上老許(許立明)在那邊慫恿……”
圖片

工人在采摘臍橙
我擺了擺手,不想聽這種個人之間的恩怨。
“像廣西這種前期自然生長的樹形需要幾年改造?”我想到另外一個問題。我去過許立明指導的果園,也確實存在吳老三吐槽的主枝數量多、支撐性差、內膛空虛等問題。先亂后治,這個治是需要療程的,而不是一步到位。
“一般兩年就可以了?!眳抢先f起技術來確實頭頭是道:“一干三枝最核心就是要做到大枝稀、小枝密。所以我們在第一年,首先要減少主枝數量,往一干三枝方向靠,把營養集中,增粗主枝,增加支撐性……第二年打下盤,剪掉拖地枝……第三年正常調節就行了?!?br /> 圖片

即將采摘的臍橙
“那第一年修剪了之后,第二年沒有繼續叫你們修剪的果園有多少比例?”我追問道。
“挺多的?!眳抢先e例道:“我們臍橙協會有個副會長,是我們老家的。他有1萬棵臍橙,很多年沒產量,叫我們去剪,結果剪了一年第二年就不讓我們剪了,說我們剪得太重了。第二年他隨便叫人剪,產量都比我們剪的好多了。實際上他忽略了我們第一年剪的成果,如果第一年不剪,第二年是不可能有這么多產量的。通過我們剪了之后,光道打開了,樹冠內部發了很多內膛枝,第二年內外都是果?!?br /> 我笑了笑,不由想起對自己技術生涯的自我評價:搞技術就像做迷信活動,信則有,不信則無。吳老三不是正面臨著這種窘境嗎?
圖片

吳老三在查看臍橙質量
站在老板的角度,他看的是產量和效益的高低,而不是樹體結構的科學性?!八X得你吳老三這么有名,一剪應該馬上豐產,結果反而產量低了,第二年就不會再讓你剪了。吳老三也是浪得虛名的么?!蔽掖蛉さ?。

夕陽從遠山落下,把西邊的天空染成一片緋紅;暮靄從山間升起,掩不住山脈性感的曲線……望著這副美景,我問吳老三:“騰飛農場這件事,會對你的未來發展產生什么樣的改變?”
“這件事對我最大的觸動,光做修剪不行?!眳抢先f:“首先我們要放慢培訓的節奏,先把老隊員鞏固好,技術要再集訓,再沉淀,讓客戶挑不到毛病,這是第一步;下一步我們要做‘新果農之家’,以修剪為切入口,接下去是植保和水肥方案,解決產前、產中、產后一系列的問題,做果園托管?!?br /> 圖片

遠山的美景
我未作評價,只是默默地拿出手機,定格了這副大自然最和諧的水墨畫卷。
原創花果飄香,侵刪

廣告也精彩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